> 曝光台 >

您现在的位置是: > 曝光台 > 闪婚总裁太难缠免费在线阅读闪婚总裁太难缠小说完结版

闪婚总裁太难缠免费在线阅读闪婚总裁太难缠小说完结版

时间:2017-10-19 12:01  来源:网贷全搜索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闪婚总裁太难缠小说完结版由阅文楼公众号免费提供。闪婚总裁太难缠属于豪门总裁类小说,遭遇男友与表姐山双重背叛的白晓月却因祸得福遇到了真命天子,从此被宠在手心!喜欢就点击闪婚总裁太难缠免费在线阅读!

今晚是平安夜,白晓月特地从英国赶回来,为的就是给她男朋友一个大大的惊喜。电话里,席泽说,等她回来,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白晓月期待着,该不会是席泽要和她求婚吧!

十一点半,她掐准了时间带着满满的幸福和甜蜜来到席泽的家门口,精致的包装袋里,有她亲自给席泽织的围巾。小月正打算掏出钥匙,低头一看,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心里有些奇怪,她满满推开了门,满地的玫瑰花瓣,烛光晚餐。楼上卧室里传来奇怪的声音,白晓月闻声上楼,还没上去,就听到了一阵女人欢愉的娇吟,一声比一声大。而这声音,对白晓月而言,尤为熟悉。

白晓月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可很快她就否决掉了。这是她的席泽,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谁都可能,可是她的席泽,绝对不会的。

当她走到楼上,看着过道里散落的衣物,西服,领带,短裙,丝袜,蕾丝内衣裤,红色的高跟鞋……

白晓月呼吸一滞,双腿似是灌了铅一样,慢慢挪到了卧室门口,半敞开的房间内,两具身体正彼此交缠着,在床上翻云覆雨,躺在她男朋友身下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好堂姐,白云溪。

“亲爱的,是不是这七年,白晓月都没能满足你啊,你真的太棒了。”

“看来我还不够努力,还能让你想其他的。呵!”

“这就是你要和我说的重要的事,对吗?席泽!”白晓月站在门口,甚至觉得,网贷,自己多走进去半步,都觉得恶心。

席泽的身体一顿,突然回头,看见白晓月站在门口,脸上划过一抹惊讶,随后淡定的起床,随便拿了衣服套在身上。

“你就不想解释点什么吗?”此刻,白晓月心中还有那么一丝希望,希望他说,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他像这样的。

“解释什么,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们在一起也七年了,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云溪,比你更懂,如何讨男人欢心。”席泽说着,一把将人抱了过来,温柔的吻在了她的脸上。

〈着这一幕,白晓月心里如刀割一样难受,连呼吸都是痛的。

⊥在席泽起身的时候,白晓月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席泽脸上。

“这巴掌,赏你的。”心痛得难受,她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忍住眼泪,不让它落下来。

她白晓月,怎么会在这对贱人渣男面前哭,这简直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席泽冷笑了一声:“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出去。”

白晓月不可置信的看着席泽,他竟然让她出去,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她为他精挑细选的,如今,却变成了他和别人的爱巢。

“泽让你离开,你就赶紧走吧!你根本不是泽喜欢的类型,要胸没胸,跑屁股没屁股的,瘦得跟搓衣板似的,哪能勾起泽的兴趣。”

“呵!要我走是吗?可以……”白晓月目光一冷,突然抬手,朝白云溪的脸上打过去,让她走,岂不是便宜了这个贱人。

她从来都不知道,她的堂姐竟然这么下贱,勾引自己的男朋友,她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

“疯够了没有?”白晓月还想甩第二个巴掌,被席泽一把抓住,推到一旁。

白晓月跌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真心付出的男人,此刻却只关心的女人的死活。

白云溪娇滴滴的靠在席泽怀里,双眼泛着水雾,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抽泣着。席泽浓眉紧皱,看向白晓月。

“呵呵!”白晓月冷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捡起地上的包装袋:“知道吗?这是我熬夜帮你准备的新年礼物,现在,你不配得到它。就当我白晓月瞎了眼……”

白晓月摸着打火机,将整个包装袋点燃,看着纸袋一点点烧起来,随着消失的,还有她心里的那份爱。

下一刻,她将点燃的包装袋丢在了床上,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

身后传来女人惊慌失措的惊呼声和男人愤怒的谩骂声,白晓月不再理会。

今晚的寒风格外冷,吹得她眼睛都流泪了,白晓月笑了笑,擦干自己脸上的泪痕,拉着箱子,从兜里掏出电话。

“在哪,出来陪我喝酒,老地方等你。”白晓月挂掉电话,钻进计程车里。现在,她只想好好的,发泄一下。

灯红酒绿,喧闹不停的空间,白晓月把箱子放到一边,不停给自己灌酒,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了。

这个地方,是她和闺蜜陈佳佳以前常来的地方,当然,对于她这种落魄千金来说,根本消费不起,一直买单的都是佳佳,她也不许白晓月和她客气。

今晚是平安夜,到处都是喜气洋洋,刚刚过了午夜十二点,狂欢才刚刚开始。看着周围人的笑容,白晓月心里更加难受。

今年的平安夜,还真是令人难忘。

陈佳佳赶过来的时候,白晓月已经喝了很多了。

“小白,这是怎么了?”只有佳佳会这么叫白晓月,开始她不喜欢,总觉得像是一只狗的名字,可后来,渐渐就习惯了。

“呵!佳佳,嗝……你来啦!真好,我告诉你,你猜我刚刚去找席泽,看见了什么吗?我他妈的看见那个王八蛋在睡白云溪,呵呵,我是不是白痴,佳佳你说我是不是天底下最傻最蠢的女人。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难过,就是觉得,自己挺蠢的,来,恭喜我,看清了一个渣男,呵呵!”

白晓月扶着佳佳的手,歇斯底里的吼叫着,时而傻笑着,声音很快就被周围的音乐声给吞噬。白晓月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难过,还是在笑。

她只想让自己忘记,忘记这一切。就只是这一个晚上,今晚过后,她还会是原来的白晓月,那个坚强的白晓月。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能把她打垮的,任何事情,都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