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网贷新闻 > 互金新资产冲破围城,从供应链金融展望未来发展

互金新资产冲破围城,从供应链金融展望未来发展

时间:2018-05-17 12:35  来源:网贷全搜索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上篇文章我们从“中美贸易战”切入,从宏观的角度谈了网贷平台发展过程中所需要的战略与筹码。面对严监管导致的供需不平衡以及业内外竞争的加剧,平台要想冲破这个围城,就要去前瞻新的增长点。在上篇文章的末尾处我提到比较看好供应链金融这一资产端形式,同时也留了一个问题,供应链金融在未来几年这个时间段中可以去聚焦哪个点?哪个细分领域会为我们带来新机会?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个问题。

机会往往都会留给有准备的人,想要找到新的增长点与新利基市场,首先就需要了解当前的市场发展方向与政策导向。我想围绕着一个词来谈,是最近非常火的一词“高质量”。今年全国“两会”,提出“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4月3日  《人民日报海外版》创新中国版块发表文章《中国经济在高质量发展上闯出新路》,而仅仅转天,在4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头版头条文章《发展转向高质量》中再次提到“高质量”一词,可见它的重要程度。其实早在2017年十九大报告中就曾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目前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发展从“重视数量”转向“提升质量”。我认为:“高质量增长”正是网贷行业新资产的光芒,高质量增长一定会伴随政策红利的释放,而供应链金融将成为网贷行业能够紧跟高质量增长红利的有力抓手之一。这是我的结论,本篇文章就是阐述这个观点。

网贷行业想要抓住“高质量”这个新增长点,就需要充分深入了解“高质量”一词以及与金融两者之间的联系,我主要从三个维度来分析。第一,什么是高质量增长?第二,为什么要转向高质量增长以及会带来的国际影响?第三,网贷行业如何去抓住“高质量增长”带来的新机会?

第一维度:什么是高质量增长?

究竟高质量指的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现在“高质量”一词在各种媒体出现的频次很高,媒体为了跟风可以说是什么都冠上了高质量这名字,但是在我看来网上媒体所说的内容并不一定全都属于高质量的范畴。那么什么才是高质量的合理解释,从字面上来看,可能很多人都理解为提高产品与服务的质量,但是真的只有表层的含义吗?在我看来,高质量增长不仅仅是提升产品与服务的质量。更是提升增长数字本身的质量,也可以理解为高质量增长是提升经济增长的“含金量”。

如何理解这个含金量,其实政府对高质量发展已经做出了明确部署,从六个方面推进,包括产业体系、市场体系、收入分配体系、城乡区域发展体系、绿色发展体系和全面开放体系。我觉得其中产业体系的高质量发展是其中的核心部分。

在产业体系中,不同的产业具有不同的重要性,它的复杂性、难度是不一样的。有些产品只有发达国家能生产,有些是发达国家可以生产,发展中国家也能生产。比如说一件衬衫,美国能生产,中国能生产,朝鲜也能生产,很多国家都能生产,所以这些产业相对而言它的复杂度就偏低。但有些产业产品复杂度高,需要大量的技术或是特殊材料才能够形成生产,比如说医疗行业的核磁共振仪,一些发达国家才能生产,但是一些发展中国家生产不了,即使能生产,质量也比不上西方发达国家,因为技术不如人家,我们的很多医院都是去进口核磁共振仪。再比如人民日报对高质量增长的报道中也提到,河南郑州超大直径硬岩隧道盾构机的生产,盾构机是隧道挖掘的必要设备,从以前需要从国外购买或租赁转变为现在的自主研发与生产,再包括生产型企业需要的国产焊接机器人,再比如被应用在高铁、新能源汽车及医疗器械的生产中的气动机械。

上述这些都属于高度复杂和高度精密的高端装备制造业,但是目前我们生产所需的某些装备与配件仍然需要大量的进口,这就会消耗外汇储备。所以我觉得高质量增长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从低复杂度产业到高复杂度高端产业领域的渗透,最后占领这个领域,这也是中国制造2025国家战略要解决的核心问题,这也是我认为产业体系升级是高质量增长的核心部分的原因。未来的趋势是在高尖端产业这一领域从半边缘国家向中心区国家这一行列靠拢,在解决内需的同时,走向国际市场。当然,另一个高质量增长的关键领域就是服务的提升,上述所说就是在提升经济增长的含金量。

第二维度:为什么要转向高质量增长以及会带来的国际影响?

这个维度包括了两个问题,我们先来谈为什么要高质量增长。我首先抛出结论,中国的高质量发展可以影响世界经济体系的格局。最近大家比较关注中美贸易问题,我们就从贸易这个点去切入。西方欧美国家的国际贸易比较崇尚的是李嘉图的比较优势原则。每一个国家把自己搞得最好的东西扩大生产然后拿出来交易。因为他们觉得贸易互惠会带来共赢,使总经济产出最大化。但是在贸易中比较优势原则真的会对贸易双方都有利吗?

我们从历史的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来看清末时期,当时的中国是世界第一大产茶国,又是茶叶出口第一大国,茶叶也是当时中国的四大出口产品之一并且带来了巨额的利润,19世纪,中国全部出口商品所换得的外汇有52.7%都是来自茶叶。再来看当时中国占世界GDP的比例,拿1870年来说中国占17.3%,而日本、英国、美国仅分别仅为2.3%、9.1%、0.9%,可以说茶叶、陶瓷、丝绸的生产与出口对于GDP带来了较大贡献。1868年至1888年是近代中国茶叶输出最兴旺的20年,其中1886年输出量达268万担,创茶叶出口的历史最高纪录,但在之后几年中出口量开始下降。这个纪录直到整整100年后的1986年才被突破。但是我们不能只是简单的去拿1886年与1986年的茶叶出口量这个数字来比较。分析一个国家的经济与贸易,不能只看数据还要分析数据背后的结构与逻辑。我们不难看出,茶叶这一产业在清末对外贸易中是占据比较优势的,但是我们在看出口的同时,必须还要去关注我们进口情况。工业革命开始后,欧洲工业迅速发展,而在我们进口的产品中,就包括了西方国家生产的工业制品,比如枪支弹药、军舰等,在当时也选的上是高端准备了。西方制造军舰,这在国际贸易中也是占据比较优势的,他们拥有技术拥有人才,很多相对落后国家制造不了。但是双方均把各自占优势的产品拿出来做贸易,真的对双方都有利吗?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