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网贷专栏 > 次贷危机十周年:华尔街的伤痕

次贷危机十周年:华尔街的伤痕

时间:2017-09-13 12:51  来源:网贷全搜索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奥本海默基金公司副总裁、基金经理李山泉是纽约金融界的常青树。头发已经花白的他在华尔街摸爬滚打26年。他明亮宽敞的办公室位于纽约下城的金融区,离华尔街不远。

回忆起9年前那场次贷危机最高潮的几天(2008年9月15日),整个市场风雨飘摇,李山泉办公室外的纽交所门前,媒体搭起了直播平台,实况播放市场的剧烈动荡。有朋友问他怎么办的时候,他安慰朋友说:“这其实只是一个市场周期。产品可能被改变,市场可能要完善,但是美国还是需要银行,需要金融。”

市场永远有周期

李山泉在奥本海默基金工作已经超过22年。在基金公司里,一切靠实力说话,不赚钱就走人。在奥本海默基金,李山泉一直专注于负责规模达几十亿美元的、黄金和金属相关公司股票投资的基金。

“如果在金融行业呆的久了,经历过几个市场周期,就会知道,金融危机其实无非就是一个市场周期的一部分。市场永远在好的时期和艰难时期之间循环。”李山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美国乃至全球各国的经济在历史上从来不是匀速发展,都如同海浪一样呈现自然的涨落。在经历一段欣欣向荣的扩张期后,因为信贷扩张造成金融杠杆过高、供给增长过快超越需求等原因,而出现紧缩周期。经济危机便是紧缩周期的高潮部分。

最近30年,美国已经经历了至少三轮大的经济危机。1987年,美国股市在经历了7年的大涨之后,在黑色星期五(1987年10月16日)无预警地出现暴跌。随后的几周内,恐慌传遍全球股市。到10月底,美国股指已经下跌近四分之一。十年后的1997年,高速发展的东南亚国家因为错误的汇率政策和过热的经济引发了亚洲金融风暴。亚洲金融风暴对美国影响不大,但是随后的2001年被炒上天的互联网公司股票泡沫破裂,纳斯达克股指暴跌,紧接着发生9·11恐怖袭击,更加把美国推入金融危机的谷底。再十年后的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随后雷曼兄弟宣布破产,政府大规模救市。

“金融危机本身来说是件坏事,对整体经济打击很大。但是对于很多从业者来说,只要不翻车,能从中学到很多东西,是学习的最好机会。”李山泉说,“一个人的一生能遇上的经济危机次数有限。经济危机诱发的原因,影响的产品和影响的程度,产生的震撼,每次都不一样。”

李山泉所从事的黄金和金属相关公司股票投资有其特别的周期属性。

“危机来临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看投资人的心态如何变化。当股市大跌的时候,避险情绪十分高涨,这个时候拥有货币属性的黄金就进入上升通道。而从事金矿开采的公司利润也大幅上升,股价会出现上涨。”李山泉说。

他告诉记者,金融危机的时候,由于避险需求和由美联储零利率宽松货币政策激发的通货膨胀的担忧,使得黄金价格从2007年初的每盎司620美元大幅上涨到2008年最高将近每盎司1000美元。而其他的金属则各有各的周期,不随货币市场起落,而是随着技术革新,在需求端或者供给侧出现大幅增长时出现价格大幅改变。

巴菲特曾说过:“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李山泉也认为,“金融危机的时候就是找到好东西的时候。这个时候正是投资的好时机,许多好股票可以用平时根本看不到的低价被抛售出来。”

交易时间点决定一切

 

牢牢抓住交易好时机的不只李山泉,当时著名的德意志银行结构产品交易部董事总经理策略师徐幼于(Eugene Xu)也是次贷危机浪潮中的赢家。

在2005年市场一片火热的时候,徐幼于就发表了分析报告认为,即使房价不下跌,只要上涨速度放缓,次贷危机就会爆发。当时在火热的市场中看到恐惧的人不多,幸好有德意志银行的交易员格雷戈·李普曼(Greg Lippmann,《大空头》影片中Jared Vennett的原型)相信徐幼于的分析。而当时美国的金融衍生产品也让徐幼于等看空市场的人方便、廉价地大量卖空市场。最后,德意志银行卖空了50亿美元的次级贷款,狠狠地赚了一笔。

作者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戏剧化地描述了德意志银行房贷抵押债券交易部门的故事,写出畅销书《大空头》(《The Big Short》),并被好莱坞改编成电影。徐幼于便是书中那个什么问题都算得出来,告诉大家要卖空市场的数学天才的原型。

“2005年、 2006年完全是火热的气氛,很多债券不愁卖不掉,只愁货太少。一直到2007年,许多人手上有很多的货,但是价格下跌得很快。有人觉得这是暂时现象,拿在手里不肯出手,到了后来市场整体不行了,整个市场的变化非常快。”徐幼于回忆说。

这些购买次贷债券的投资者可能根本没有去过那些次贷所购房产的地区,但是投资人对次贷债券的追捧,推高了那些地区的房价,造成了更多的房产泡沫。银行更加放松对借贷人的资格审查,反正这些贷款也是要打包卖给投资人和其他银行的,贷款银行根本也不用承担多少风险。更大的房产泡沫又促使更多的人去借次贷买房,再吸引更多投资人买入次贷债券。当越来越大的房产泡沫随着利率升高、需求变少而破灭的时候,泡沫已经通过金融衍生产品把局部的问题扩散到了整个金融领域,直至对实体经济形成冲击。

“次贷违约率上升就像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引发一系列的问题,第一个就影响到所谓的以次级贷为抵押品的分层债务,也就是以次级贷为抵押品的债券信用担保债务凭证(CDO)。次级贷CDO又波及很多东西,例如,引起银行资本不足,流动性出现问题,并开始影响实体经济。”徐幼于说。

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所以比2000年互联网科技股泡沫破裂、纳斯达克指数暴跌对美国的影响更大,就是因为房市的泡沫通过次贷进入金融系统,通过金融衍生品让更多人参与了这场房市泡沫的破裂。通过连接更多的人参与,一个局部性的房产泡沫,被更多的圈外人一起参与吹大。等到泡沫破裂的时候,更多的人被波及。

徐幼于向记者介绍,次贷危机爆发前,房价的暴涨让很多没有足够财力的人开始担心未来更加买不起房子,同时又希望成为房主来享受房价疯涨的利益,在这些原因的驱动下,这些人也加入了买房大军。而此时,银行有太多的现金,却没有足够的投资机会,也愿为这些原本不够资格贷款的人提供房屋贷款。因为很多人没有足够的收入偿还房贷,所以许多次贷头几年的固定利息特别低,之后再调整为浮动利率。

疯狂的人们脑子里充满了“如果”的憧憬。如果,房市每年都能快速上涨,即使过上几年还不起房贷,转手把房子卖了就能还清,外加不错的回报;如果,利息能维持在低水平,即使过上几年,房贷调整为浮动利率,房贷利息也不会很高。这些自欺欺人的假设虽然现在看起来充满讽刺,但是在房价疯涨的年代几乎就是人人坚信的真理。这就让购房者放心地买入自己负担不起的房子,让建筑商盲目的建造本来卖不出去的房子,让银行放心的借出次贷,让投资人放心地投资次贷的衍生金融产品。

相关资讯